首頁 公司簡介 產品介紹 新聞資訊 聯系我們
            供給側改革及環保新政策

            2018年,環保將強制成為包括化工在內的中國制造的行業新門檻。供給側改革正在與化工相關政策配合,加速對落后產能的淘汰,加速將環保變成化工行業的新門檻,中國制造的新門檻。

            供給側改革及環保新政策

            2018年,環保將成為涂料的行業門檻的趨勢,已經愈發明顯。今明兩年,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制度在天津、上海、江蘇、廣東的試點,是2018年環保準入在中國制造業大面積鋪開的前奏。

            2016年3月2日,發改委和商務部聯合發布了《市場準入負面清單草案(試點版)》,今明兩年將在天津、上海、福建、廣東四省(市)的自貿區進行市場準入的試點,也就是包括石化行業在內的中國制造業將被實行環保準入,對超出環保標準的石化等產品的生產、銷售、使用、擴建,進行禁止或限制。禁止生產、銷售和使用有毒、有害物質超過國家標準的建筑和裝修材料;禁止新建硫酸法鈦白粉、鉛鉻黃、1萬噸/年以下氧化鐵系顏料、溶劑型涂料(不包括鼓勵類的涂料品種和生產工藝)、含異氰脲酸三縮水甘油酯(TGIC)的粉末涂料生產裝置;禁止投資含滴滴涕的涂料項目。

            禁止投資的落后石化項目:1)有害物質含量超標準的內墻、溶劑型木器、玩具、汽車、外墻涂料,含雙對氯苯基三氯乙烷、三丁基錫、全氟辛酸及其鹽類、全氟辛烷磺酸、紅丹等有害物質的涂料;2)改性淀粉、改性纖維、多彩內墻(樹脂以硝化纖維素為主,溶劑以二甲苯為主的O/W型涂料)、氯乙烯-偏氯乙烯共聚乳液外墻、焦油型聚氨酯防水、水性聚氯乙烯焦油防水、聚乙烯醇及其縮醛類內外墻(106、107涂料等)、聚醋酸乙烯乳液類(含乙烯/醋酸乙烯酯共聚物乳液)外墻涂料。涂料行業分析師羅杰卡爾表示,以上兩段,雖然是試點版內容,不是最終稿,但試點的意圖和方向,與兩會的供給側改革及環保等方面的政策一脈相承,環保即將強制成為中國制造的行業新門檻的趨勢,已經相當明顯。市場準入負面清單在天津、上海、江蘇、廣東的試點,是2018年環保準入在全國推廣的前奏。

            涂料行業新門檻

            2018年,環保將正式登場,強制成為包括涂料在內的中國制造的行業門檻。其實,在此之前的兩年間,已經顯露出了很多政策上的苗頭,只是當時環保即將成為涂料行業的最低門檻這一趨勢,還不十分明顯。涂料行業分析師羅杰卡爾表示,環保超標的項目將被禁止或限制的提法,最早出現在2011版的《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里,歷經5年的摸索,不斷推進,終于進入試點階段,即將于2018年大面積鋪開。

            去年3月的兩會,李克強總理在政府工作報告上提到的供給側改革,強制淘汰落后產能。以及兩會之前,經濟工作會議上總理說的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是2016年中國經濟發展的五大任務。往前可追溯到,環保涂料VOC標準的出臺,涂料消費稅、排污費的征收,一些試點地區對治污好的企業消費稅減半,對治污不好的企業消費稅加倍。深圳的免油漆令,一些環保涂料及原料的標準出臺。廣東省為轉型升級的制造行業提供總量為50億元的技改資金。按日計罰、上不封頂的史上最嚴環保法,以及水十條、土十條、氣十條、以及霧霾紅色預警制度、300家污染企業的限期離京令等相關全國性和地方性環保法律、法規出臺。

            對于涂料企業來說,2016年的下半年可謂是人心惶惶。有一個段子形象地說明了這一切。

            廣東停產,北京停產,河北停產,山東停產,江浙停產,京津冀全面停產,統統都停產!終于到了有錢也不一定有貨的時代。鐵在吼,鋁在叫,紙箱在偷笑,不銹鋼蹦蹦跳,涂料哇哇叫,配件在咆哮,運費往上飄,原料成本發高燒。環保風暴已來到,漲的廠家受不了,價格已經全亂套!各位上帝,別再跟我們說能不能優惠了,你該關心有沒有貨!不是我們不想做,而是現在真的很缺貨!原料斷貨!包裝斷貨!上游不給力,我們也很無奈!”

            原材料暴漲

            首先是涂料原材料的暴漲,涂料企業一度遭遇“有錢無貨”的窘態。

            作為涂料核心材料的鈦白粉、環氧樹脂、聚酯樹脂、助劑等均呈現大幅度上漲態勢,同時運輸成本不斷上漲,人力成本也不斷增加。材料成本上漲加速,涂料價格卻遲遲難漲,涂料企業的生存狀況確實“壓力山大”。以往是原材料企業上門找涂料企業賣材料。下半年反了,涂料企業找原材料企業搶貨,并且很多時候有錢也不一定馬上有貨。

            霧霾引起重視

            其次,因為霧霾及環境污染等原因,國家加大對環境保護的監督力度。

            今年7月,第一批中央環保督察組陸續進駐內蒙古、黑龍江、江蘇、江西、河南、廣西、云南、寧夏等8省區,實施為期一個月的督察。統計顯示,8個督察組共立案偵查207件、拘留310人、約談2176人、問責3287人;立案處罰2659件,共計罰款1.98億元。

            從11月24日起,2016年第二批7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將陸續進駐北京、上海、湖北、廣東、重慶、陜西、甘肅等省(市),開展環境保護督察工作。截至12月10日,督察組共受理舉報8657件,經梳理有效舉報并合并重復舉報,累計向被督察地區轉辦5462件;各被督地區完成查處1893件,其中立案處罰1479家,處罰金額6614.16萬元;立案偵查213件,拘留112人;約談1100人,問責687人,解決了一批群眾身邊的環境問題。

            不少小規模涂料企業正式這次環保行動的對象之一。無疑,那些產能落后,品質低劣的涂料企業成為第一批淘汰的對象。

            房地產調控

            第三,政府啟動了最嚴厲的房地產調控政策。涂料行業作為房地產的依附產業,自然深受影響。2016是房地產“去庫存與控房價”并重的一年。但過度的刺激也帶來意想不到的負效應:一線和部分二線城市房價的暴漲,三四線城市市場低迷依舊。為抑制部分城市房價的暴漲和市場的混亂,多地政府不得不火速重啟限購限貸之策。

            如果說材料上漲或者房地產政策調控,對涂料企業的影響還是可控的。但是環保這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是不可控的,時刻懸在涂料企業的頭頂。

            涂料行業一直處于無序競爭階段。上萬個企業和品牌,小的也就三五個人,不僅產能落后,產品質量也不達標,并且污染環境,嚴重擾亂涂料市場秩序。這次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的雷厲風行,將一批產能落后的涂料企業淘汰關閉,這是好事。就算這些企業能活過2016年,也未必能挺過2017年。

            誰會挺不過2017?

            事實擺在面前,不進則退。那么,有哪些涂料企業挺不過2017年呢?

            首先是環保與安全不過關的涂料企業。安全生產不規范,環保不達標,這是涂料企業的“死穴”。一擊必中,一中必死。

            針對中央環保督察組指出的突出問題,江蘇省決定在全省開展“263”專項行動,并成立了“兩減六治三提升”專項行動領導小組。由省長石泰峰擔任組長、5位省領導擔任副組長、21個部門的負責人為成員。 針對江蘇現有化工生產企業項目低端、工藝落后、布局不合理、化工企業的落后產能已成為江蘇污染物排放和環境風險隱患的主要來源等問題。江蘇計劃通過“關閉一批、搬遷一批、入園一批、提升一批”4個措施,加快推進化工行業結構調整。計劃到2020年,實現江蘇全省化工企業數量大幅減少,化工行業主要污染物排放總量大幅減少,化工園區內化工企業數量占全省化工企業總數的比例提高到50%以上。

            路在何方?

            所以,能活過2017年的化工企業,要從過去的以數量和規模制勝向以質量和效益為核心的模式轉變。

            其次是連續三年以上沒有增長的化工企業。一年不增長,二年不增長,三年還不增長,企業還有多少銀子在腰包。因為不增長,涂料企業會相應地減少投入,包括技術投入、人員投入、銷售投入、廣告投入等等。因為投入少,銷售更少,年復一年,企業如“溫水煮青蛙”般慢慢死去。

            第三是沒有創新的化工企業。創新范圍包括企業所有的經營活動,管理創新、技術創新、營銷創新、產品創新、渠道創新、模式創新、制度創新,服務創新、傳播創新、跨界創新等等。所有企業面對的外部環境基本類似,只有不斷變革自己,來適應環境的變化,就像華為說的“打敗他的只能是他自己”。

            第四是逆勢而行的化工企業。趨勢是大勢,是市場發展規律。安全生產是趨勢,保護環境是趨勢,健康產品是趨勢。今天,有太多的傳統企業倒閉,不是老板的錢不夠多,也不是員工不夠努力,而是忽視了社會趨勢的變化。一切逆勢而行的企業必將淘汰。

            總結

            化工企業只有遵循社會和市場的發展規律,不斷完善和強大自身,努力創新, 努力實現增長,來應對各種波譎云詭的變化,企業才能利于不敗之地。

            二次元美女开腿污裸体_国产情景剧情AV_欧美日韩免费高清视视频_熟女倶楽部1011熟女倶楽部